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点点 > 送吴蔚然大夫远行

送吴蔚然大夫远行

  2006年我们几个朋友想弄一个公益网站,取名“选择与尊严”。想介绍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的尊严死和生前预嘱。第一个支持我们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去世的吴蔚然大夫。
  中国人谈论死亡有些困难,对通过填写生前预嘱,自主选择尽量自然和有尊严的方式离世的事情也很陌生。如果有医疗界德高望重如吴蔚然大夫这样的泰斗级人物支持我们一下,对推广工作的有利影响不言而喻。
  记得是请朋友阿沁出面邀请吴蔚然大夫和儿科专家胡亚美大夫一起来吃个便饭,想在席间将这个事大致说说。没想到不出三分钟,两位医学泰斗第一时间就明白无误地了解了我们要做什么,并双双表示给以无保留的支持。
  说请吃饭,可饭还没吃,吴大夫就拿过我们给选择与尊严网站起草的第一篇文字逐字逐句动手修改,连英文带中文,一字不漏。胡亚美大夫也凑过去发表意见,两位老专家还不时讨论一两句,然后由吴大夫落在纸上(见图一)。可以说,选择与尊严网站上的第一段文字是出自吴蔚然大夫的手笔。可恨我一贯粗心,竟没有保留这张留有吴老字迹和智慧的纸张。
  图一
  后来我才知道,吴大夫早就给北京医院党委写过报告,明确说明自己在最后时刻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也不做过度抢救。他一定是中国最早的几位通过正式文字对临终诸事留下自主愿望的人。
  昨天,阿沁在微信中告诉我,吴大夫的同事说,老人近一年来都在住院,一些慢性退行性病变使得他很衰弱。此次因肺炎和发热而病情恶化。吴老非常清楚自己的最后时刻已经来临,坚持不做任何有创或增加痛苦的检查和治疗,不仅不用心肺复苏、不用生命支持系统,还明确交代女儿说:弥留时不用升压药,不注射呼吸兴奋剂,甚至出现痰鸣时(临终时出现的痰鸣并不代表有痰)不吸痰。医生建议查血并可以静脉补液,女儿也坚守父亲的愿望婉拒。医疗技术无比精湛的,赢得无数人尊敬的,从事多年中央保健工作,为多位国家领导人服务过的最大牌医生,就这样以尽量无痛苦和有尊严的方式,静静地等待着死亡来临。庄严平和地践行自己的诺言。守护在床边的女儿吴清,给这位伟大父亲带来世界上最伟大无私的爱,这就是尽忠职守,坚定勇敢地帮助父亲实现最后的愿望。
  行笔至此,泪雨滂沱……
  阿沁说,吴大夫是医圣希波克拉底的化身,我深以为然。并不是因为他在多年的临床和保健工作中救人无数,也不是每到生死关头他都能以精湛医术力挽狂澜。而是他一颗伟大的爱己推人的医者之心。听说此次吴大夫去世之后许多媒体争相采访报道,但有关领导划了死杠杠,一切文字内容和评价都要经过党组织审查批准,理由是吴大夫多年参加中央保健工作,掌握许多敏感信息……。我们知道,国家领导人的健康常常被与国家命运紧密联系,而保健工作的一大难题则是领导人的更替换班。吴大夫恰恰在这里成功彰显了医学伦理:有益不伤害、尊重和公平的最高境界。他从来不会因患者的身份地位改变他的医嘱和用药原则。不管你是平民百姓还是高官,也不管你是身在庙堂还是身陷囹圄。什么人在他眼里都首先是人。所以吴蔚然大夫去世之后,人们争相传诵的都是这样一些故事。
  好在我们对自己亲爱的人并不在乎什么评价,什么组织的评价都比不过这些和我们一起活过的人在我们必需要继续下去的生活的中留下的美好和尊严。所以我不愿用不朽、永垂、千古这样的辞句送这位我深爱的老人远行,也不愿用院长、主任、中央委员这种称呼。我只愿敬称他一声吴大夫。
  亲爱的吴蔚然大夫,我向你保证,你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记,不会因你远行而漫涣,只会因我和更多人的远行而辉煌。
  再上一张图(见图二),还是那天,吃完饭吴老有事快步离开,我让小鲁会长叫住他说照个像吧。吴老快步走回,我不愿耽搁他时间让人快快按下快门……
  所有人中,吴蔚然大夫的笑容最明亮和美好吧?
  罗点点
  2016年8月12日星期五
  
推荐 50